<u id="sicgu"></u>
<noscript id="sicgu"><center id="sicgu"></center></noscript>
  • <dd id="sicgu"></dd>
  • 【一席談】書,讓你體驗成千上萬的人生

    編者按

           每個人的思想,都是一道微光,匯聚起來,就是一條璀璨的星河。

           揚州晚報4月12日起推對話類全新版面“一席談”,匯聚思想“星光”,照亮前行的路。在這里,可以是記者與被訪者的對話,也可以是特邀嘉賓之間的對談,還可以是各界人士的跨界“論”談。一域、一事、全局、大勢,均可談,所談話題不設條框。

           “一席談”,邀您出“席”赴約。

    選擇讀屏還是讀書?你勸身邊人讀書嗎?本期“一席談”聊聊讀書———

    書,讓你體驗成千上萬的人生

    【出“席”者】

    ■吳錫平: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,從事文學創作和新聞宣傳工作30余年,發表散文、隨筆、評論等作品近百萬字,著有文集《率性而讀》《激揚文字》等。

    ■陸廣飛:“人間小溫”書店店主

    ■王鑫:《揚州晚報》記者

    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,在這個人人都在手機“讀屏”的時代,我們又該如何閱讀?本期“一席談”,邀請揚州作家吳錫平、書店店主陸廣飛,共同探討“讀屏”時代的閱讀。

    明天是“世界讀書日”,聊聊如何閱讀

    “讀屏”會對閱讀產生傷害

    吳錫平:現在是一個“讀屏”時代,借助智能手機和無線互聯的技術,使得“讀屏”成了日常最常見的場景,這對傳統讀書是一種傷害。我們打開手機,在屏幕上看到的內容,背后有很強的商業邏輯?,F在很多人看的是圖片,是視頻,是比較直接的信息,所見即所得,這是符合人類接受習慣,也是最輕松的。閱讀是復雜的過程,我們讀書讀文字,文字是符號系統,需要眼睛的讀取,神經傳輸信號,大腦接受分析處理,這是復雜的腦活動,這比讀圖更累。這就帶來一個問題,人的主動性下降。推送的短視頻,背后有人工智能,大數據分析你的上網習慣,然后匹配喜歡的信息,增加用戶黏性,這就是流量,我們往往不知不覺就被“綁架”了?!白x屏”也讓我們對文字的敏感下降,文字是需要鍛煉的,語感同樣如此,在大量閱讀中,才能感受到文字帶來的信息,傳達的意境,表達的思想。這就需要沉浸,需要在相對枯燥的環境下接受。我們在一些新媒體平臺上,有時就會發現差錯。去年中國羽毛球包攬金銀牌,有新媒體的標題是“鎩羽而歸”;還有在疫情期間,有新媒體報道“全校同學沆瀣一氣對抗疫情”。我們現在進入一個“圖像崇拜”的時代,帶來的是“文字脫敏”,我們會對文字越來越不敏感。打開手機,專注度會受影響,手機是以社交功能為主的,一會來了微信,一會來了系統更新,很難讓人完整接受信息。我們現在提倡閱讀,還是有現實的針對性。人的能力是用進廢退的,我們需要深入閱讀,才能形成更為完整的想法。

    王鑫:您剛才提到的“讀屏”,說的是短視頻為主。其實現在手機也可以閱讀文學作品,比如微信讀書,但是我總覺得,只有手捧一本紙質書,才能夠真正進入閱讀的狀態。讀紙質書,讓人很踏實。

    陸廣飛:從經營書店的角度上看,我當然喜歡更多人讀紙質書?,F在的電子書功能越來越完善,原來不能做筆記,現在也可以了,但是這種方便是按照固定程序做的,我們自己做紙質書筆記,可以很隨意。錢鍾書在清華大學讀的書,很多學生都要去借,因為上面的筆記洋洋灑灑,有自己的性情。我們讀一本紙質書,需要了解一本書的系統,現在碎片化的閱讀,很難讓人懂得掌握一本書的系統方法。

    閱讀需要一定的儀式感

    吳錫平:紙質閱讀是不可替代的,古代的“青燈黃卷”就是儀式感很強的一種閱讀場景。我們現在還是要多讀紙質書,這種方式沒有過多的干擾。電子閱讀,大多是碎片化的,很難帶來完整的、帶有一定深度的閱讀體驗。

    陸廣飛:以前的“青燈黃卷”有儀式感,現在閱讀也要有儀式感;手機就要放在旁邊,一碰手機,就很難再把注意力回歸到閱讀上去。讀書的基本目的,是形成自己的知識邏輯體系。要是在專業里有自己的方向目的,這樣就要系統深度地閱讀,才能實現這個目的,這是手機閱讀無法帶給你的。碎片化閱讀,也容易讓自己的思想被帶偏,這是很可怕的事情。

    吳錫平:我們應該保持耐心,去反思,去咀嚼,一天所看的內容有哪些是有益的;謹防被網上的雞湯、段子帶偏,通過閱讀堅定自己。在傳播學中,有一種說法叫做“信息繭房”,這也是江蘇某一年的高考作文題。表面上看,互聯網連接的是無邊無際的世界,廣闊無垠,其實接收到的信息,都是人工智能精選的,我們就躺在信息繭房的舒適區內,但是思想、生活并不是只有繭房這么大,外面還有更為廣闊的空間?,F在我們處于商業時代,大家難免會用“有沒有用”來衡量我們做的任何一件事,讀書有什么用?讀書恰恰是無用之用,無用之大用,但是這條線比較長,需要持續不斷投入自己的熱情,所以短期之內,看不到投入產出比,回報期比較長,很多人不愿意去投入了。我們讀書,也像是在給一棵植物澆水,我們不斷澆水,植物上長出一根新枝,這就是你的,最后這棵植物,也會綠意蔥蘢,亭亭如蓋。

    什么叫做有效的閱讀?

    王鑫:我有次參加一場讀書會,發現大家讀的書都是五花八門的,有文學的,有哲學的,還有育兒的,大家閱讀的方向并不一樣,但都是有效的。

    吳錫平:什么叫做有效的閱讀?在讀書的過程中,通過知識點中建立起自己的超級鏈接,鏈接到其他的知識點。如果在閱讀中經常建立超級鏈接,那么讀書的效率是很高的?,F代人要學會建設知識的網狀結構,而不是線狀的?,F代社會越來越復雜,現在生活是按問題來劃分的,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,要調動多學科的知識。我們這個時代需要的知識是綜合的,是一張網,而不是單一的。我看過一篇論文很有意思,南京大學科研小組根據歷史上中國建筑屋頂的拋物線,推測古代氣候的變化,這就很有趣。還有一位老師,出過一道題目,如果賈寶玉得了新冠,大觀園里最有可能會被感染的人?

    王鑫:那可能是襲人吧。

    吳錫平:這就是知識的網狀結構,這就是把書讀活了,這也可以是開放式的答案,也有可能是賈母,或是林黛玉等。

    你會勸身邊人讀書嗎?

    王鑫:我們還是要面對一個現實,我們身邊堅持紙質閱讀的人,其實是越來越少了。其實我是不勸身邊人讀書的,愛讀不讀,讀書的確也不是生活的必需品。

    陸廣飛:讀書是很私人化的行為,讀書是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區域。

    吳錫平:這點我感受很深。我前幾年瘋狂買書,什么書都買,現在才讀得精一點,就有好多書要處理,我就送書給身邊的同事、朋友、學生們,埋著頭送,還在一廂情愿期待對方很高興。結果并非如此,這往往會對對方形成一個負擔。我現在不這么干了,我都捐給學校圖書室了。

    王鑫:我讀書還是以小說散文這類的文學作品比較多,我印象最深的,揚州作家劉春陽說,我們讀小說是體驗別人的人生,自己的人生只能過一次,讀小說卻能體驗各種各樣的人生。

    吳錫平:對,一個人只能過一輩子,但是書能讓人體驗成千上萬的人生。我認為讀書應該是剛性需求。經濟在發展,我們吃得飽,穿得暖,在這個層面上,就會有人覺得迷茫,找不到北,這就應該好好找一本書,讀起來,營造更為豐富的精神世界,這也是一種剛性需求。溫飽之上,就應該用閱讀來建設更為豐滿的精神世界。

    文學作品也有地域之分

    王鑫:讀書找到和自己氣息相投的也不容易,比如前段時間陸店長這里出售《人世間》,價格便宜,110元,低于市場價。但是我就是不想買,不太喜歡梁曉聲的寫作方式,包括西北的一些大作家,比如賈平凹等,我很難對他們的作品表達喜歡;不是他們寫得不好,是我讀得比較吃力而已。相比較而言,我們閱讀蘇童、畢飛宇、湯成難等江蘇作家作品時,就會覺得很舒適。

    陸廣飛:中國文學的筆法,一個字可以表達很多意思,南方作家一兩句話,有無限的想象空間。而北方作家,在這方面就不太一樣。我們現在讀汪曾祺,短句很多,三五個字就是一句話,其中的節奏、韻味,讓人回味無窮。汪曾祺早期作品,受到俄羅斯作家影響比較多,有模仿的痕跡。后來他跟著沈從文,加上自己的生活經歷,才形成自己的風格。

    吳錫平:我們生長在南方,就像三和四美的醬缸,里里外外都是這個味,更加接近南方作家的話語體系。沈從文寫《邊城》,幾個人在船上看人家下棋,“醬”在那里。多么傳神???就像醬粘在那里一樣。還有老鷹在空中“移來移去”,太形象了。汪曾祺寫火車經過房屋時,窗戶“一格子追著另一格子”,這些南方作家的寫作,特別細膩。還有周曉楓,她寫《鳥群》:“候鳥,這群忠誠的纖夫,再次為我們拉回了巨大的春天”,你看畫面感多好。

    讀書跟不上買書的速度

    王鑫:我們都在買書,其實我有個疑惑,就是讀書的速度,根本跟不上買書的速度。

    吳錫平:讀書的人,一定要營造一個氛圍,這就是對書籍的敬畏。我們買回來書,不可能很快都能讀完,營造出一個好的讀書氛圍后,更能契合耐下心來讀書的心境。因為讀不完,因為書里有更廣闊的世界,所以更應該用謙卑的態度來對待書。愛書的人,都有兩套身手,可以在兩個頻道之間自由切換,我們可以切換回安靜,守住內心的環境,進入自己營造的讀書氛圍。這個社會不缺熱鬧,缺少內心的寧靜。

    陸廣飛:豆瓣讀書小組里有句名言“買書如山倒,讀書如抽絲”。

    王鑫:我們有時候讀書,看小說,看到一半,就要出去采訪了,那時候其實很糾結的,一直在想接下來的情節如何發展下去。

    吳錫平:這就是產生了共情,讀者化身為小說中的人物,這是精神非常愉悅的過程。有時候看小說,太精彩了,舍不得多看,害怕一下子讀完。

    王鑫:是的,有時候讀完一部好小說,就好像失戀了一樣,恍然若失。

    陸廣飛:的確是這樣,不過這樣的好書,現在越來越少了。

    推薦一部自己喜歡的書

    王鑫:我們推薦一兩部各自喜歡的書吧。我推薦揚州作家湯成難的《月光寶盒》,獲得了首屆梁曉聲青年文學獎。這部小說集精選了湯成難的不少佳作,告訴讀者,人間有疾苦,人間更有值得我們去努力的希望。

    吳錫平:我要推薦讀懂中國的書。我首先要推薦陳旭麓先生的《中國近代社會的新陳代謝》,真的值得一讀。這本書的主要特點,不是單純陳述事實,陳先生將自己的很多見解,放在長的歷史時段之中,然后進行審視,這部書相當精彩。有史實,更有史識,寫得爐火純青。我還推薦吳曉波寫的《激蕩四十年》,吳曉波是從企業史的角度,分析中國的歷史。吳曉波有很長的記者生涯,文筆相當好,從“風起于青萍之末”的小事件入手,從而牽引出一個大時代的變化。

    陸廣飛:我推薦汪曾祺的《人間送小溫》,汪曾祺的文字,永遠會如同一盞橘黃色的燈,溫暖著世道人心。

    記者 王鑫 攝影 司新利


    揚州晚報版面






    編輯:金杰

    評論一下
    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最熱評論
    最新評論
    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  国产a片
    <u id="sicgu"></u>
    <noscript id="sicgu"><center id="sicgu"></center></noscript>
  • <dd id="sicgu"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