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sicgu"></u>
<noscript id="sicgu"><center id="sicgu"></center></noscript>
  • <dd id="sicgu"></dd>
  • 【揚州童話366夜故事】文思豆腐



    作者:涂曉晴

    音頻:朱祥

    唐武則天時期,為了感謝給女人做皇帝找到出處的《大云經》,在全國興建或改名多座“大云寺”,其中就有揚州的龍興寺改名擴建后的大云寺。當地百姓的生活并不寬裕,且想要晉升的階梯很少。一是做官,這一項就擋住了絕大多數沒門沒戶人家的孩子。他們連讀書的機會都沒有,就別談考學做官了。另一個是出家當和尚,崇佛時代倒是一條很好的出路。

    這天,一中年男子領著七八歲的小男孩來到大云寺,想要出家。老方丈問小男孩為什么要出家,本以為小男孩會說舍身事佛,渴求佛法真意什么的,沒想到小男孩說:我想發家致富!

    老方丈并未生氣,因為他知道全大唐廟宇掌握的僧眾和財產,以及受到重視程度遠遠超出普通老百姓的生活。相比較起來,簡直有仙、凡之別。就又問:你怎么做到?

    小男孩說:我要是能做上住持和方丈,就能隨意支配財產,供養我父母兄弟,給他們錢財、田地,為他們蓋房子。

    小男孩的父親臉上實在掛不住了,這都是他平日里說的話,怎么小孩子都聽進去了,還記得這么清楚。趕緊向方丈下跪,匍匐在地上,表明自己送第四子來出家,實在是家庭情況糟糕,小孩子說的那些個沒腦子的渾話都是從莊鄰八舍那里聽來的。

    唐中后期,世道衰微,人心浮動,真心送兒子入寺廟的人已經逐漸減少。方丈見小男孩生得端正,且其父、祖都是廟里的長年居士,出身和慧根也還說得過去,尤其他的記憶力驚人,已經會背誦三百多段佛經,就簽了“舍身契”收下了他。因覺得小男孩缺文少思,便打破輩分取號,賜法名文思。

    小文思一開始并未跟隨師父們學習打坐、念經等佛事,而是被分配在廚房后勤,干了一年多,整天洗碗做飯燒火挑水磨豆腐,很是辛苦,便問方丈,什么時候能出廚房和豆腐坊,跟隨師父們讀經。方丈對小文思說:能不能走出廚房,全在你自己。你什么時候將這嫩汪汪的豆腐切得能穿過針眼兒,就說明你能學佛。

    文思怔怔地看著方丈離去的背影,難過地覺得師父肯定是有意給他出難題,一塊托在手里都抖抖顫顫的豆腐,怎么可能切得跟針一樣細?這句話不是在給他希望,而是讓他徹底絕望。

    供圖:陳春松

    為了能早日走出廚房,文思在磨豆腐上做起了文章,將鹵水點老一點。豆腐做好,方丈夾在筷子上就有數了,入口一嘗苦澀難當,便在飯后單獨叫來文思。文思端來一盤子切好的細絲一般的豆腐,喜滋滋地想,這下可以遠離那枯燥沒有前途的廚房了。

    文思進得佛堂,見方丈面色平靜,跪地合十,奉上豆腐。方丈看都不看,問:你進大云寺快滿兩年,當初會背的三百多段經文都還記得嗎?

    文思愣了愣,至少忘了大半,但若靜心回想,應該還是能記得一百多段,尤其那些純粹梵文,真是記不住了。但為了不被師父輕視,卻說全都記得。

    方丈又問:那,經文中哪一段、哪一句是教你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、不論方法地投機取巧的?能說給我聽聽嗎?

    方丈這話訓斥得再明白不過了。小文思腦袋“嗡”地一下,頓時羞愧難當,匍匐在地上,說自己錯了。

    從此,文思一心在廚房干活,再也沒有提過學佛的事,甚至連佛堂和殿宇里都去得少。除了必要的早晚課和訓誡聚集,他一心請教同住的師兄弟,把忘記的經文補了回來。越學越謙卑,越學目光里的火焰和欲念就越少,修煉得如草石一般無驚無喜。

    俗家的父親亡故,三個哥哥也都成了家,依舊給富人做長工。而他仍舊在廚房當和尚,家人不再對他抱有厚望,更羞于提起他,甚至都不來看他。即使過年過節來拜拜佛,也都懶得搭理他。

    文思剛開始很難過,可自己進寺廟修行已經簽訂了“舍身契”,就等于把自己舍給了寺廟,生死病老都無法自己做主,從此再無塵緣俗念。把心思全部花在做飯、做菜上,研究如何把簡單的時令食材做得好,做得精彩,做出花樣來。

    一轉眼,文思長到了二十歲。廚房里的活不但干得好,且干出了名,好多豪門大戶的達官顯要來到大云寺,點名要吃文思做的素齋。他做的菜清爽、柔和,咸淡適中,尤其刀工火候,更是無人能代替。每一道菜的食材透出一股本來的香味,既保存了本真,也發揚了烹飪后的口感,增進食客的食欲和一股子說不出的愉悅。

    這年夏天一大早,方丈讓徒弟把文思叫來。文思跪在方丈面前,離上一次見面已經整整八年。方丈好像感覺時光倒流,當年跪著一少年,今天已經是堂堂男子。且佛經滋養得他慈眉順目,毫無半點利欲之色,什么也沒問,說:陪我去荷塘邊走走。

    文思起身扶起方丈,來到荷塘。方丈問文思:荷葉為何能立在水上?

    文思說:因為荷葉有強有力的葉柄支撐著。

    方丈又問:荇菜為何只能漂在水面上?

    文思想了想:因為荇菜的莖干細而無力。

    方丈說:還記得當年我對你的要求嗎?

    文思點頭,又搖頭:回方丈的話,弟子不記得,不去想了。

    方丈點點頭,沒有再說話。

    從荷塘邊回來后,又過了半年。牙齒脫落的方丈很難咀嚼,數日不能進食,文思想著花樣為方丈做不用咀嚼還能消化的羹類食物。想到方丈牙疼,一心想要把豆腐切得細一點,再細一點,用菌菇熬湯,加入藕粉勾芡,再佐以嫩滑的香菇細絲,一道色香俱全的豆腐絲羹湯做好了。

    文思把豆腐羹端給方丈,方丈牙疼得臉都腫得好高,勉強喝了兩口,完全不用咀嚼就可以下咽,感動得微微點頭。問文思:這么多年在廚房里熬著,有什么心得?

    文思說:弟子蒙師父開悟,無論學佛還是學做飯,都要細心、耐心、用心、恒心,才能做好。

    方丈點頭:嗯,凡事做到極致才能出人頭地。你如果能把一塊豆腐切成能穿針的豆腐線,學習佛法自然也會竭盡全力。

    文思合十:弟子謹記。

    方丈說,難得你一片孝心,這么多年對你的歷練,已經過關。你當初小小年紀就想要借出家斂財,造福親人,肯定是打錯了主意,找錯了地方。但念你實在是塊學佛的好材料,才發心收留,更有心淬煉你。今天看來,你已經可以離開廚房。

    整整十年才聽到的“特赦”,令文思無悲無喜,心田再無波瀾,緩緩下拜:弟子愿意一直在廚房做事,只要能學佛做人修心坐禪,在哪里都一樣。

    方丈說:你說的沒錯,就像世人愛進廟燒香祈福,即便拜完天下寺廟,不如回家孝敬父母。

    文思說:每一段佛經都告訴弟子,為何傾盡一生學佛坐禪,無非渡己渡人。但并不一定非要當大和尚做住持才能做到,學佛可以在每個時刻、每個位置、每一處。

    方丈點點頭:倘天下人能把簡單的事情做到極致,什么事情不要先想著成功,必須靜下心來,方有所成。包括在寺廟里修行的最高境界,全在這碗豆腐羹里了?;丶野?,去給你的老母做碗湯羹侍奉,盡人子之孝。

    文思的眼里噙滿淚花,離開廚房的文思,又用了二十年時間潛心學佛,當上了住持。并沒有用豆腐羹的真實往事,告訴世人做人做事的道理。但他常說,進廟不要求福求財,因為寺廟、佛法、僧侶只為能在每個人的心靈里播種慈悲、仁愛的善因,想要獲得福報只能靠每個人自己努力。

    今天的揚州童話就講到這里,大多時候,人不在,手藝也就跟著消亡了。揚州人為了紀念文思大和尚,將他做的豆腐羹,稱作“文思豆腐”,并流傳至今。

    作者簡介:

    涂曉晴,作家,編劇,著有長篇小說《曹操是怎樣煉成的》《少年曹操》,少兒科幻小說《藍藍和外星人》《雨后講故事》等。

    編輯:凌鵬

    (作者:涂曉晴 朱祥)

    編輯:凌鵬

    評論一下
    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最熱評論
    最新評論
    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  国产a片
    <u id="sicgu"></u>
    <noscript id="sicgu"><center id="sicgu"></center></noscript>
  • <dd id="sicgu"></dd>